消极

消极

19-04-2022

05:06

2021年底,我妈在北京某三甲医院体检,超声显示甲状腺结节「高度可疑」。外科主任说不管良性恶性都需要完全切除甲状腺。医生一再催促手术,她将信将疑,非常害怕。网上查资料甲状腺肿瘤发展非常缓慢,我劝她不要仓促做决定,换个地方再问问。于是她又去了协和医院。

为了尽快看上病,她挂的国际部六百块钱的号,跟医生说上了三句话。医生拒绝看其他医院的片子,让重新做检查。再交九百照超声,报告出来一共四个字:可行穿刺。在国际部穿刺全自费,一个月拿结果。走医保的话则要排到两个月以后。我问如果是良性的呢,这位医生也建议切吗?她说不知道,做了才告诉咱们。

我爸经历过一次严重的医疗事故,脑梗幸存,情智双商大约六岁,指望不上。十几年来我妈一直被自责折磨,觉得当时选错了医院,以致遗恨终生。又一次大病来临,她所有的焦虑和恐惧再次浮出水面。

入境政策瞬息万变,家里还有个吃奶的娃,国不是我想回就能回去的。想到我妈可能会一个人在医院拿到癌症诊断书,我就觉得胸闷气短。疫情之下,不知多少海外移民面对着同样的困境。 我说,你闺女给你做主了,来美国治。

说完大话,我先查了查银行里的余额,然后上网现搜「没保险怎么在美国看病」。美国有着全世界最发达的医药产业和最低效的医疗系统,成本极其夸张,有统计称美国超过一半的个人破产申请和无力支付医疗欠费有关。 这个thread就讲讲没保险怎么在美国看病。

旅游签证入境的外国人买不到常规的医疗险,只有旅游险。旅游险不管已有疾病,但是可以覆盖突发急症和事故。要买的话千万别买网上打广告那些所谓探亲老人保险,全是皮包公司,一搜评论各种理赔无门。国内大保险公司也有境外旅游险,对比一下价格就知道了,贵的不见得靠谱,太便宜的百分百是骗子。

一般的看病程序是general physician家庭医生初诊,必要的话转给专科医生,专科看完病再问保险公司要钱。大医院针对海外赴美求医的情况通常设有international patient program国际部接收病人和分诊。典型的国际部流程是:病人提交病历,医院组织专家拟定治疗方案,报价,如果病人接受,就先交钱后看病。

第一步是整理好病人在国内所有的病历、影像、化验报告,扫描并由专业翻译翻成英文。淘宝上有带资质的医学翻译,能盖章,手快,但活儿不咋的,连我都能看出来不对,还得给他们改作文。(后来有几页我干脆自己翻译了,也没人说不行🤷‍♀️)

对国际病人的要求虽苛刻,但透明度较高,其实对患方有利。建议首先做好功课,照着医生名录搜他们的简历、患者评价,点名你要的那个医生,别由着他们指派。第二多找几个医院做估价。有时等回复加交涉的过程要好几个月,如果卯定了一家最后又谈崩了,浪费病人的时间。

在美国看过病的都知道,他们收费没谱。保险公司的explanation of benefits上一般会标出医院的标准价vs保险公司的协议价,协议价大幅低于标准价,这个才是医院实际到手的数目。假如病人不走保险直接付清,医院还可能加速回款,所以医院给你打折到协议价也未必不能。

这就导致有时保险deductible高的病人自付部分比没有保险的病人现金价还高。我们这种是prepaid先付全款还能折上折。 判断医院的报价水分有多大,首先要知道医疗账单上的数字并不是付给同一家的。医生和医生坐诊的楼是两码事。

physician医师、facility医院设施、anesthesiaologist麻醉师、radiologist放射科、lab化验等等,每个分项都是付给不同的机构。假如在谷歌上搜病名,搜到的治病花销可能高低相差十倍,全看如何计算各种派生开支。另外不同的医院有不同的内部标准,看起来名字差不多的治疗,价钱也天差地别。

有效的横向对比办法是要求医院在估价中itemize列出分项的CPT code通用医疗程序代号。类似 这种网站可以用CPT反查你所在地的中位数价格,个人经验觉得挺准的。假如医院不给细分,有很大风险会在以后出账单时附加上其他费用,导致估价虚低。

美国有很多medical bill advocate代砍价服务,光咨询是不要钱的,要是拿不准你的病治起来有哪些坑,可以问他们。 所有的估价单上都会声明这只是good faith estimate参考价格,具体医疗花费还是视具体诊疗情况而定。

但是,一旦最终账单高于原始估价,病人可以向美国卫生部申请仲裁:仲裁期间医院不得催收。如果申诉成功,病人只需要付估价单上的数字。事先审议得越具体,申诉成功的可能性就越大。 国际部只是一个liaison居中联络的角色,本身并没有定价的权力。

所以确定你的砍价目标以后,要搞清楚医院里究竟谁能改这个估价单。Billing收费、estimate估价、financial access经援等部门各有各的资源和底线。反复沟通不光是在控制价格,也是家属和院方建立互信的过程。不同资方性质的医院逐利的程度大不一样,有些更愿意体谅患者的难处、帮想办法,是极大的加分。

说了这么多还没看上病。自费病人最大的主动权就是在选择provider这一步,在价钱谈妥之前绝对不要着急,一旦账单出来了医院就不会跟你谈了。 (有回复说可以等快死了去看急诊然后赖账,怎么讲…人各有志吧。)

我妈二月在华盛顿大学医学中心首诊。医生和她聊了一个小时,对着国内的超声报告,一句一句给解释是什么意思,哪里他同意、哪里存疑。如果是良性的,只要继续观察就行了。如果是恶性,根据肿瘤的种类和阶段,也可以选择只切除半叶甲状腺。之后当场就做了穿刺。

五天后在网上查到病理结果,确诊甲状腺乳头状癌。傍晚医生打电话来问她感觉怎样,心理负担重不重,安慰她不要害怕,甲癌有非常成熟的治疗方法,不会影响未来生活质量。次日复诊讨论手术方案,分析全切除和单侧切除两个选项,讲解利弊、手术的具体过程和预后风险。

我妈觉得非常满意的几件事:医院环境好没什么人。按预约时间去了就看、看完就走。医生和护士围着病人转,病人不用到处跑。护士小姐姐都很温柔。她不会英语,医生要求我不要代她回答问题,通过专业翻译和她直接对话。国内做过的各种检查,这边完全承认。

等手术期间我妈度过了67岁生日。我十几年没在家给她过过生日了。我做的老北京炸酱面,凑了八个菜码,老公买了一个小蛋糕,全家吃完面唱生日歌。没想到我妈就哭了,怎么都收不住,我不知道说什么只有紧紧抱住她。

三周后我妈接受了甲状腺摘除手术。医生是华大医学院教授,肿瘤外科首席,有三十多年的执业经验。手术非常顺利,我妈从麻醉中醒过来拒绝止痛药,就要手机往同学群里发自拍。在医院住了一晚,生龙活虎地回家了。

有人关心我们花了多少钱。门诊、穿刺、超声、手术和住院,一共两万七千美元。如果当初在国内治下去,结果也是一样的,医保报销后一万人民币就够了。

我不敢给别人建议在哪里看病,毕竟经济能力和具体病情不同。对我家来说,我妈在她最脆弱的时候,不用在医院里排队,不用在科室间来回奔波,遇到的每一位医护都有耐心、尊重她、关心她,做出重大医疗决定前有充足的时间向她信任的专家问询,整个过程有女儿女婿陪伴:这些很难用价格来衡量。

我是一介普通码工,收入不到所谓的「湾区贫困线」。写这些是想告诉和我有相似两难的朋友,父母来这边治病是一个可以操作的选项。最后就是钱早晚都是浮云,有工夫多陪陪家人,相亲相爱万金不换。


Follow us on Twitter

to be informed of the latest developments and updates!


You can easily use to @tivitikothread bot for create more readable thread!
Donate 💲

You can keep this app free of charge by supporting 😊

for server charges...